山东滨州多个市政工程拖欠工程款 150万工钱欠10年-更新者-中华经贸网-开始阅读财经产经,娱乐八卦,科技科学,百科生活的欢乐吧. '); })();
山东滨州多个市政工程拖欠工程款 150万工钱欠10年
财经产经
2019-05-13 09:57:48

  ??据中国之声报道:欠债还钱,这是老百姓最朴素的权利观念,尤其是农民工的血汗钱,绝不能拖欠,这不仅关乎最基本的市场规则,更关乎社会诚信和道德良心。近几年来,中央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高度重视。就在今年初,中央还专门召开会议,强调要强化农民工欠薪治理,各地要优先清偿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导致的欠薪。

  近日,山东滨州的王先生向中国之声反映,他父亲带着村里的乡亲,在当地干了多年建筑工程。2002年以来,从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企业承揽了多项政府市政工程,十几年来要不到血汗钱。甚至,他的父亲因病去世三年了,至今还有150多万的工程款被拖欠着。

  工程队承揽市政工程近9年,至今仍拖欠150多万工程款

  32岁的王成建说,当年,他跟着父亲王际尧去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账的时候,还在读高中。在他的印象中,那时候每到放寒假,家里就坐满了要账的乡亲:“一般都是腊月二十五六,农民工当时都坐在家里等工资,我那时候也放假了,跟他一块去要。每年这时候满怀希望地去要,到时候可能就给个两三万块钱,又回来了。”

  王成建说,父亲王际尧带着同村的乡亲组成的工程队四处揽活儿。从1998年开始,和滨州黄河河务局下属的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排水工程、公路桥,还有路面,污水管道等等这些,一直干到07年。拖拖拉拉的,工程款一直也没付全,到现在还欠150多万。”

  王成建向中国之声记者提供的十多份只有签字没有公章的结算单显示,工程项目名称有“渤海十五路新开河桥工程”“渤海十五路、黄河六路道路及排水工程”“滨西区新立河桥工程”“黄河五路人行道工程”等等,工程结算时间最早的是2002年11月。

  王成建说,父亲组织的施工队成员,基本都是本村或邻村的乡亲。虽然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不到钱,父亲还是想方设法先垫付着农民工的工资,“当时领着我们家周围几个村的乡亲一块干了工程,多的有十几万的工程款的,连人带车拉料的那种,有的三万两万的,我父亲带的我们那边老百姓也不容易,肯定想办法给人家偿还,为了这家里边的房子都卖了。”

  王际尧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此前签订的合作协议王际尧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此前签订的合作协议。图片来源:中国之声

  建筑工程是个烧钱的活儿,垫进去的钱多,要回来的钱少。王成建说,到2007年,家里实在垫不起钱,就不敢再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揽活儿了。当时,总共被拖欠180万工程款。

  “从07年开始去要就不怎么给了。可能每年给个2万给个3万,有的时候给个5万。这样说说实话连个利息都不够。”

  包工头父亲因病去世,儿子继续讨要工程款至今

  事情在2012年有了一些转机,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又开始两三万地给着工程款。因为,这一年,王际尧被诊断出了重病——运动神经元病:“这个病还比较难治,他用那个球蛋白,一瓶就五六百块钱,可能一天就得四五瓶。所以说家里不说是有积蓄了,连还农民工工资,再就是治病,家里所有的积蓄一空,而且还借了不少外债。”

  2016年,王际尧因病去世。王成建说,父亲去世前,带着他最后一次前往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债,当时,父亲说过,自己病重,跑不动了,以后就由儿子替自己跑了,为此还专门签了一份授权委托书。但父亲过世三年后,至今还有150多万的工程款,要不回来,“当时我爸一个朋友还说了,说你这个钱一年给你2万、3万,到时候你还是让你孙子来要。本想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还真能成真。当时我还没结婚,到现在你看孙子都很大了。”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滨州市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记者在当地采访期间也了解到,这家企业是滨州黄河河务局的下属企业。包括河务局和滨州市政府部门在内,都知道王成建父亲的遭遇。拖了这么多年,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为什么不支付王际尧的工程款呢?

  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欠钱属实,但市里不给拨款,无法支付

  王成建告诉中国之声记者,这十多年的讨债过程中,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的态度一直没有变:欠钱属实,要钱没有。理由是,王际尧干的这些活儿,都是滨州市住建局负责的市政工程,市里欠着工程处的钱,他们自然也就给不了王际尧家,“态度还好,就是没钱!他说我能从市政府要上钱来之后,他就去给我签字,从市政府把那个钱直接拨到我的账户上。”

  本月初,记者来到位于滨州一个居民小区内的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三层的大楼里空空荡荡。在二层的一个办公室门口,张贴着一则通知:各位要账的朋友,因业务关系,我们暂且外出办公。

  昨天,黄河工程处主任田洪臣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承认拖欠王际尧施工队的工钱:

  田洪臣:当时一些工程款没有到位。这些年连续起来,上一任的上一任也把一些钱给花了,需要不断地进行调整。

  记者:是工程处之前的负责人把工程款挪用了,是吗?

  田洪臣:也不单纯是这样。这事情很复杂,总而言之,我给他是这么说的,你要追究说哪个工程的哪个工钱(没给),我说这事儿我没法给你解释。真正的(办法)就是工程处欠你的钱,工程处想办法还你的钱就是了。现在有些债务人起诉了我们,我们的账户被法院封着了,没法进行运转。封了两年了吧。

  记者:那就是在此之前呢?为什么没有结清?

  田洪臣:那时候一些工程款没有拨给我们。

  记者:是市政府的工程?

  田洪臣:不光是市政府的,还有地方上的一些债务。都是公家的工程。

  2017年,山东省就曾专门下发通知,严查拖欠农民工工资,政府投资项目欠薪全面清零。那么发生在滨州的这起欠薪事件,到底该怎么处理?

  对方不提供带公章欠条,投诉、信访又被“踢皮球”

  2017年底,山东省下发的通知中要求,各级政府要抓紧组织力量,对本区域内所有企业和在建工程项目支付农民工工资情况进行拉网式全面排查。对于政府项目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要立即督促建设单位将农民工工资单独拨付到施工总承包单位开设的专用账户,确保在2017年12月底前实现政府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清零。

  但显然,这一通知在个别地方并没有落到实处。

  王成建说,这几年,他不是没想过走诉讼的途径依法替父讨薪,但咨询了朋友之后,还是放弃了:“他说没有那种带公章的欠条,或者是结算单,所以说胜算的把握不大,证据不充分。”

  事实上,王际尧生前就向滨州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要过相关的单据,但对方一直不给。当着记者的面,王成建拨打工程处多位负责人的电话,在电话里,包括田洪臣在内的多位负责人明确地表示,带公章的欠款明细,是绝不可能出具的:

  田洪臣:那个不好给你打,到时候欠你多少钱可以口头通知你,这个你放心,账上都有。我们单位上不会随便给你更改。

  杨福平:你干的活完全是市政府工程,不能打单子,肯定是机密。

  王成建说,眼见诉讼无望,他就尝试着走投诉的渠道。去年,王成建拨打过滨州的市长热线:“他也具体详细的问了问,哪一年几月在哪里干的工程。随后过了两天也是给我回电话了,说是我们这个事不属于他们管理的范围。”

  前几天,从工程处确认了这些工程都属于住建局负责的市政工程之后,王成建试图向住建局确认,到底是不是市政府拖欠了工程处的钱,才导致父亲的工程款一直要不回来。住建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这事儿得找清欠办:“要不你打清欠办,说说你这个情况,看是不是我们这边负责。”

  清欠办的工作人员说,这事儿还是得找工程处:

  清欠办:我们这边没法给你查。项目叫什么你知道吗?

  王成建:我知道,都是07年以前的了。

  清欠办:07年以前的?哎呦,我建议你先问问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因为你父亲是跟着他们干的,你先找他要。不行我建议你先上市政府信访去反映反映。

  其实,早在2017年底,王成建就走过信访途径:“当时我就说欠我父亲工程款这个事,然后他接待也挺热情。结果三天之后给我回的电话。说是他找黄河河务局局长了解了情况,包括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也了解了情况,情况基本属实。然后他说让工程处具体负责人到时候联系我看看怎么商量。然后黄河建筑安装工程处主任田洪臣,他说确实也非常了解我们家庭比较困难,说是也想尽快地还我们。但是就说是市政府欠他的钱,他还不了我们,又回到原点了。”

  王成建对中国之声记者说,黄河工程处拖欠他父亲的150万工钱,已经十多年了。当年,这150万在当地能买四五套房子,现在恐怕连一套房都买不到。如今,他也不想要什么利息,能把这本钱要回来,都很知足了:“我父亲干了一辈子工程,不能也让他白受苦了,能把本金给我们就行。”

  就在昨天(12日),山东滨州当地媒体刊发题为《滨州开展“五进”宣传形成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强大舆论氛围》的报道。报道中称,从3月份以来,滨州市集中开展了以“进企业、进工地、进村居、进市场、进车站”为主要形式的农民工工资政策宣传活动,宣传国家、省市关于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教育引导广大用人单位和农民工提高遵法守法意识。

  央广记者 肖源

相关文章